欢迎光临!        欢迎新用户 yangqian 加入本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中心       
首页 |  新闻 |  雕塑 |  招标 |  绘画 |  装饰 |  园林 |  画廊 |  图片 |  供求
人才 |  商城 |  摄影 |  工艺品 |  设计 |  酷站 |  黄页 |  日记 |  留言 |  论坛
今天是:2006年05月06日 星期六  您现在位于: 华仁首页 → 设计
文化创意--新的产业概念
作者:  出处:解放日报  更新时间: 2006年02月17日 
    编者按:创新思路和创意产业正在形成新的世界潮流,而文化创意则是其中的重要环节。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人们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业已出现了一种新的融合趋势。生活在改变,文化的形态也在改变。这种情形,最终将对人们的思想能力和思维方式提出挑战,形成比较。在这里,我们刊发几位先行者的想法和实践,以供大家参考。 

    创意产业中的文化增值 
    贺寿昌 徐芳

   贺寿昌:联合国创意产业高级顾问、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第一副会长、上海戏剧学院党委书记
    徐芳:本刊编辑

  徐:“文化创意产业”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陌生的话题,请举例说明这个新概念。
  贺:首先声明,我这里重点讲的是可形成产业的那部分文化,因为传统文化艺术中有许多是属于要保护而不能产业运作的。比如像这把形制普通的茶壶,过去成本20元,现在用自动化生产,销售用信息网络,也就是用信息技术带动工业制造业,成本降到10元一把,什么都省了,工人的工资也提高了。由于这是很普通的生活消费品,消费者只需要一把就够了,接下来的可能就是产品过剩了,市场饱和了,企业就要倒闭了。这里没有精神消费、文化消费的成分。我再换另一把,壶还是壶,但它的竹矮凳的设计会让你想起很多很多的东西,童年啊奶奶坐在上面讲故事、剥蚕豆……消费功能还在,我们享受的却不止于单一的功能,还有文化的潜在消费,所谓移情性消费。这种艺术化的壶我家里就收藏了上百只,完全出于审美的需要,一把又一把,我可能会一直买下去。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因此每一个产品都既有文化功能,也有复合产品的组合(或叫组合性产品)功能,还有品牌性产品功能……文化创意加上技术支撑,确实是有效的市场“良方”,再加上资本市场的运作,就可形成新的产业链了。
  徐:我们过去讲“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在这个结构中文化好像是弱势是引子是过渡,现在是说文化本身产生价值,或者说文化使经济增量,是这样吗?
  贺:是啊,就是在“一手精神文明,一手物质生产”的说法中,文化呈现的是弱势。而中国文化是几千年沉淀的,它完全可以焕发出生产力,引领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时尚,这中间就有精神消费和精神文明建设的一致性问题。
  比如时下有一部分青年人的吃、穿、住、行都跟着欧美、日韩亦步亦趋,不仅被外国人掏空了口袋,而且无形中接受着国外文化的“熏陶”,远离了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这是很可惜的事情。
  我们曾经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其实两手也可以联在一起,即有事业又有产业。如果我们的发展模式进展到这样的状态,文化艺术的源头作用、引领作用、核心作用,就更凸现了。手机短信、彩铃是什么东西?能说这里没有文化吗?经济、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就给内容产业带来了很大的发展空间。这里当然有个界线,文化创意产业,在人均一千美元收入的水准之下没法讲。
  生活方式与消费中就有文化创意的巨大空间。一碗饭都可以包装得很好,快餐,再送上门,再写几首诗《春之韵》之类的,放在餐垫上……只有在物质消费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更渴望精神消费,物质消费与精神消费有结合的要求时,文化资源就不仅作用于人的灵魂,而且可以刺激新的经济形态和结构的产生。
  1998年,韩国就吸取了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教训,把文化创意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抓。他们曾派出20人花了十年功夫到美国大公司学习,从文化艺术到娱乐业到制造业到市场营销,在战略层面上,一是抓产业一是抓人才,所以一个《大长今》能带动六个产业。而这其中的文化来源、文化之根,还来自于我们中国。文化创意产业不是行业,而是个战略产业。要积极找大项目,做长产业链。
  徐:作为平面媒体的编辑我是有危机感的。听说日本已经有一种手感和纸质书本完全一样的电子书出现了,甚至也可以卷可以折,纸与手接触的一切感觉它都可以仿制出来,但它的内容又可以无限更新……但从文字的角度来看,好文章的标准在哪都一样,它是恒定的。我要问:在经济技术的平台上文化可以做多少事?
  贺:文化可以引领我们的生活。刚才我打开网,就可以了解一小时前我们戏剧学院招生的全部情况。网络打开就看,数字电视一压缩可以一个频道变成二十个频道,文化与经济技术的结合会越来越紧密,你不结合别人也要结合,由不得谁。
  而一旦构建了创意产业,就可以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进行对峙。技术上是国际标准,文化上却是国家民族标准。如果是纯技术对峙,一部汽车对一部汽车较劲,你也许弄不过的;要是技术和文化相结合,他们弄不过你了!微软为什么到中国要本地化?连汉堡包也要中国化,在美国吃的不是一个味。有个成功的例子:计算机的汉字化,不管再怎么的核心技术也要用汉字,所以王选的功绩与火的开创者可堪比拟。文化必须落地,从这里开拓出去天地很大的,还可以利用技术搞文化输出。而我们的传统舞台表演,一个本子一台戏,绝大多数是不赚钱的;话剧也被逼只能走小剧场的路——这是传统文化运作与现代市场需求的对峙问题,大歌剧就更不赚钱了。工业革命带来了音乐剧,百老汇可以看《猫》,欧洲也可以看,亚洲也可以看。同样的版本,而演员是本地化的,其商业形态上实行的是分销制。如果把表演业当成产业的话,我们的作品,同样可以在欧洲美洲成立一个一个团,复制啊。这就像你们报纸讲发行量一样,必须复制。还有衍生产品,也是有文化含量的。
  以另一个角度看,无论什么产品都具有一定的文化价值,这个属性是客观存在的。如何把握,如何用本民族自己的文化去打造产品。这是一个很艰难,然而又必须去面对的问题。

    关键是发现的智慧  
    尔冬强 朱蕊

    尔冬强:上海汉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汉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朱蕊:本刊编辑

  尔冬强艺术中心坐落在著名的泰康路上。泰康路的今非昔比,是因为那里由早已废弃的厂房变成了艺术家聚居的地方。于是它似乎象征着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的跨越——它宣布了制造时代的即将终结和创造时代的来临。
  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弗罗里达在其《创意阶层的崛起》中指出:创意在当代经济中的异军突起表明了一个职业阶层的崛起。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包括科技、艺术设计、文化娱乐等创意行业的劳动力比例已经从1980年的12%上升到今天的30%到40%,在中国,传媒人、策划人、出版人、设计人、广告人、经纪人等创意人群正进行自身的角色转型。
  尔冬强艺术中心的一楼是画廊,二楼的一个角落里有音响设备,有吧椅,现在作栏杆的黑色条钢,有着工业时代坚硬而森然的印记。钢条前有钢缆,钢缆上有许多小滑轮,它们让人想到了以前商店里那些夹在夹子上飞来飞去的单据。

  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近日在上海考察时来看了你的艺术中心,我是在《解放日报》上看到照片的。
  尔:是的,领导对我们创意产业很关心。
  朱:从2004年在上海举行首次“中国创意产业论坛”以来,“创意产业”这个词逐渐为大家所知悉。据资料称,全世界创意产业每天创造的产值达220亿美元,并以5%左右的速度递增;美国创意产业已经超过航空、重工业等传统领域,成为最大的出口产业。英国最早提出“创意产业”的概念,伦敦更把创意产业列为核心产业。
  尔:是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哈里·波特》,大家已经看到了《哈里·波特》所带来的不可思议的利润,以及利润以外的东西。
  当时像“汉源书屋”这类喝茶看书聊天的场合确实不多,国外有。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文人的雅集,在那里写字画画诗词唱和,我就做起来了。民俗博物馆也是因为我爱好民间的那些好的制品,当时收的人较少,好东西也多。现在很多人做这样的事情,我就去做别的了。我现在投身于西域文化,西域让我一下子进入了几百几千年的历史。每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我在那里度过,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走,会将那里所有的地方梳理一遍,我要做视觉的西域。但这事完全不赚钱。
  朱:这本质上也是一种创意。听说MBA策划课程的开场白这样说,“当一个男子喜欢上一个女孩,想方设法投其所好去追求,直到女孩接受他,这叫点子;而反其道行之,想方设法使得女孩反过来追求男子,这就是创意策划。”我想你做的是看上去反其道而行之,不为人所理解的事,而最终赚的可能正是你。
  尔:这倒是我一直主张的。我这个艺术中心自诞生以来,成功举办了“扩展与延伸”2001上海版画学术交流展、亚欧青年艺术家绘画作品展、尔冬强西部考察摄影展等一系列活动,吸引了大批文化艺术界人士,也引起中外媒体的关注。这就是创意产业,它产生的效益是不可估量的。
  朱:记得创意大师大卫·奥格威说过,“要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同时让他们来买你的产品,非要有很好的特点不可,除非你的广告有很好的点子,不然它就像很快被黑夜吞噬的船只。”奥格威所说的“点子”就是创意。他虽然说的是广告,但放在任何创意产业都是一样的。你好像总是有自己的想法。
  尔:就我的摄影本行来说,起先我拍两方面的东西,一个是即将消失的,一个是正在发生的。我拍了上海那些正在消失或即将消失,或被保存下来的建筑。我将那些图片拿给国内的出版社,没有人感兴趣,说赚不到钱,我拿到纽约的出版社,但因为我与那里的编辑在上海的问题上看法有出入,没有谈成,一气之下,我到香港注册了一个出版社,自己出,然后就在香港和海外卖,没想到卖得出奇的好,“半山”以上的富豪,很多是上海过去的,他们想念上海,在那书里,有自己的过去,他们买了,有的留作纪念,有的互相赠送,他们才不会在意书的价钱呢,第一版卖完,后来又一版一版地印。
  朱:做创意产业大概要的是对人性的了解。就像这厂房,它保留了以前的一些东西,让人有机会触摸那些值得怀念的生活,那些钢缆以及钢缆上的滑轮,正是通向过去生活的中介。
  尔:关键要有发现的智慧,有操作的技术,还要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中国人其实很聪明,可现在创新还是不够。记得上世纪80年代,所有的文化宫、艺术馆、图书馆到处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学习,可是一搞经济,似乎就不用学习了,似乎文化和经济是矛盾体,非此即彼,搞经济就是将读书的地方改成弹子房、棋牌室,或者干脆出租场地,赚那地皮的钱,有文化的地方变得毫无文化。其实文化也是可以赚大钱的。
  朱:有一个英国非常著名的创意人菲利浦·多德,创办了自己的文化传播机构“中国制造”。他认为,过去经济和文化的交流都是自西向东的。但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传播方向将会是相反的——不用多久,英国人就该学会如何去适应中国创意风行全球的局面。这好像蛮给中国鼓劲的。但目前情况显然不容乐观,郑和下西洋被外国人写成《1421:中国发现世界》,赚走1.3亿英镑,《三国演义》被日、韩改编成游戏赚得盆满钵盈,美国版的《木兰从军》备受国内观众追捧,国际市场都把“淘金”的目光盯紧中国传统文化,而我们自己却两手空空。
  尔:我们还是在做别人的加工场,比如宜家,它的东西都是中国生产的,有的设计师也是中国人,但这个市场就是别人的,中国有多少家庭在用宜家的产品啊。如果我们有好的家居设计,有好的点子,那将是怎样的景象?创意应该是渗透到生活中每一个细节里的,如果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能赚钱,我们还怕不能富强?2008年、2010年就是我们的机会,中国的文化人、艺术家一直以来在外来文化强烈的压迫下,现在,应该有这样的信心了。我们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的巨大变化。可以想象,一个属于中国的时代必将到来,那时,中国的创意产业将长袖善舞。 

    在古老中写新意 
    陈惠芬 

    春节后不久,随朋友去古镇郊游。顺石桥拾级约二十余,略一抬头,便见右侧山墙上有“上海申窑”的字样。一种因循了古老之象而生发着现代文化意蕴的构思格局,顿令人灵犀一动。这也许恰恰就是“创意”的效果吧。
  进得门去,临窗一张古色古香的丈二画案,煞是醒目。从画案前的雕花窗里望出去,冬日的水面愈显宽阔,石桥携着岁月的风霜、苔迹笃然地坐落其上。已是薄暮时分,桥上稀稀地走着三二个人,一个老外突然摘下头上的帽子驻起足来四下张望:正要穿过桥洞的船,岸边的挑夫,兜售放生鲤鱼的妇女,对岸的茶楼,空气中的粽子香……无不“飘然”于眼前。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脑子里飞快地掠过了《断章》
  的开头,那半个多世纪前中国现代新诗的绝妙诗句,仿佛正是为眼前的情景而写。
  看罢了窗外的景致,再看展厅,这百多个平方的展厅和一角的庭院,似乎是几千几百年前就在这里,和窗外的那一片古桥流水、青石黛瓦一脉相承、暗通款曲久矣。那些个箭筒、画盘、瓷瓶、石榴、小鸟、荔枝、面目澹然的仕女、色块强烈的老房子,包括形状古怪的“外国人”……都仿佛“这个妹妹是在哪里看见过的”——又说不出、记不清是在何时、何地见的。最喜的是那一架打伞的古意美人,一色的青花衬着云层朵朵的紫檀屏架,古到不能再古,却透出丝丝“洋气”,真是又古老又摩登。
  顺桥下的漕港河而下,由此往东约三十里,有一片称作崧泽文化遗址的地方,是上海著名的考古区。2004年,上海文管会对其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发现了6000多年前的人类遗址,一时广为媒体报道。上海不仅是由东海边的小渔村发展而来的,上海文明的历史要渊远流长得多;而上海先民的生活里却不乏渔猎的痕迹。崧泽出土的灰陶中,有一种三分的器具,状似鱼叉,透露出先民的渔业消息。遥想当年,工具不是太顺手,要在或急湍或缓慢的流水中倾刻“叉”住活泼泼的鱼,需几多睿智和耐力的考验!“叉鱼”的作业培养了上海先民“眼明手快”、敏于应变的“天性”——谁说开埠百多年来的上海不是秉承、强化了这一基因?
  6000年的上海文明史也好,一百多年的开埠也罢,上海的成形成长正在于这不断的“应变”,一如那变动无居、不舍昼夜的江河流水。
  历史的长河流到了21世纪,“创意”成为新的生长点。创意产业是当今世界的新兴产业,最先提出的英国将其定义为了“源自个人创意、技巧及才华,通过知识产权的开发和运用,具有创造财富和就业潜力的行业”。在这一新的潮流中,申窑作为黄浦潮和崧泽文化的后人,再一次地表现出了对于时代的敏感。
  6000年的上海文明也好,一百多年的上海开埠也罢,上海的成形成长正在于这不断的应变,一如那变动无居、不舍昼夜的江河流水。2005年,法国政府代表向上海审窑的创意人罗敬频先生颁发了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中法文化交流年特别奖。
  至晚,众人在桥畔的菜馆用餐。餐毕走出菜馆,古镇已是一片寂静,月光淡淡地照着四周:上了门板的老房子、化作了“庞然大物”的放生桥、桥边斜刺出的枝干光光的石榴树,一棵是石榴,另一棵也是石榴……远远望去,申窑雕花木框的玻璃窗上泛着一层轻淡的白——那绝妙的诗句再一次“蹦”了出来: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本文已被浏览 151 次)
 发布人:admin
 → 推荐给我的好友
上篇文章:建设部向社会征集“国家园林城市”徽志图案
下篇文章:春秋流行发色揭秘
  文章评论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共3条评论,每页显示5条评论   浏览所有评论
 2006-03-21  admin  
评:产业化就是批量生产。
 2006-03-21  吴孟江  吴孟江 的电子邮件:dainu66@yahoo.com.cn
评:很有历史意义的“文化创意”采访。
 2006-02-27  范兆坤  范兆坤 的电子邮件:qianghongyuan@126.com
评:艺术产业化是社会的进步还是艺术的迷失?
  → 发表我的评论
您的姓名: 您的Email:
评论内容:
250字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 关于我们   网站留言   友情链接   与我在线   管理   TOP
    版权所有:华仁视觉艺术  http://www.y1103.com/    QQ:45312850,331365563    电话:021-62907775 62592453
    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当前4 人在线 最高峰228人在线 总访问量:33246
    Copyright (c) 2006 www.y1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